<sup id="2mmws"></sup>
<center id="2mmws"></center>
<center id="2mmws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2mmws"></optgroup>
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經典案例 > 漲知識 >

整理的并發癥

發布時間:2019-10-16 20:42 來自:未知 瀏覽量:

整理是在做物品的取舍。


徹底的整理之后,不論是實體的物品,還是以電子文檔形式存在的文件都會精簡很多,讓人感到輕松和愉快,甚至感到新生。不過從“一團亂”到“清爽”的整理過程中,也會出現一些并發癥。

 

“整理之后……目標變得更清晰了!”


這種句子實則上是夸耀的表達方式,不得不說讓人惡心。我更愿意說一說整理或者整理過程中之后讓人會覺得困難和不舒服,以及我沒有預料到的地方。

 


第一是心情可能沮喪,主要是在“承認自己”這個環節比較難過。

 

在清點自己東西,舍棄自己不需要東西的時候,可能人才真正認識到自己的習慣和視角,撥開迷霧經??吹?/span> 慘淡。雖然在做整理的原則只能是清理,不涉及道德評價,但是在數落自己物品的時候確實會有情感的波動。

 

舉個文件整理的例子:

 

當把所有的文件大清理之后,發覺這么多年自己感覺到比較好的講義,一共就30份……


留下了有5個工作的ppt舍不得扔(可能因為耗費了很多時間)。如果再仔細一看,發現其中3個都來自于2014年——真的不知道自己這幾年在干什么。

 

這只是個例子。也許你在整理的時候不是發現自己“這幾年基本沒創造什么有用的東西”,而是認識到“這幾年我基本上都是在撿破爛”,那同樣達到了整理的效果,深夜想來就是這么殘酷。

 

如果不能阻止對自己進行道德評價的話,我建議試著接受這個結果和情緒,反正“窮不過討口、兇不過要命”,一旦接受了自己最差的狀態,之后提升的空間就很大了。騙自己或者和自己較勁的話,還容易走彎路。

 


 

第二點是,人們整理一次之后效果會很明顯,但是之后可能會過度依賴理論,導致實踐不足。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想到放棄沉默成本。

 

舉個例子:

 

整理過后人們會對自己精心挑選的物品有新的認識,對未來的物品有控制和預期,在此我們可以看成“通過控制注意力去主動屏蔽掉一些信息”,比如“我家人很少,不用裝使用洗碗機”,“我沒有任何用車的需要,所以我一定不買車?!?/span>

 

這些例子中的決策沒有問題,都是自己深入思考和分析的結果。但是很多事情沒有去經歷過,就不會有更實際的一手經驗,這些經驗帶來的后果是憑空想不出來的。


在上面的例子中,可能裝了洗碗機,才發現洗碗機其實可以用來洗蔬菜和水果,一個人也可以節約很多時間。買了車,才會拓展業務,帶來更新的需求——而這是不做事情之前無法得到的信息。

 


我認為試錯是寶貴的財富,試錯的成本永遠存在,很難去規避掉,不存在“想通”這一說。所以把“反正都要虧錢,只是虧多和虧少”作為一個買東西的大前提,心里面就好接受多了。

 

如果沒買對,自己也覺得不舒服,那就換。生活還是要以人為中心,物品不能騎到我臉上了。

 


第三點是,整理的效果太明顯,可能會讓人一下子很興奮然后過度,覺得自己無所不能。這個偏差應該慢慢被自己糾正回來。

 

最常見情況是這樣:

 

自我整理是相對來說比較好做的,但是做好了自我整理之后的人通常會陷入“我要幫助別人”的情緒之中,也就是說不管別人愿意不愿意,都想給別人做整理,希望別人有所改變。結果搞得別人有點尷尬,感到被冒犯和打擾。

 

 

我想整理這個事情也滿足人際界限的基本原則:


別人相請我幫助的時候,我盡我所能去幫助別人;如果別人沒有意愿讓我幫助,我不應該提供幫助。

 

真正好的整理和收納里,包括了“評估”的環節,也就是說經過維持,評價,再來調整規劃的方法是否合理。換句話來說,整理雖然說前期有很大改變,其實后面花時間去修正的環節也很相當重要。

 

如果想通過一蹴而就的方式就過關,不如說是一種學生做題目的思維。正確的思路應當是先努力做出一個結果,然后再經過實踐反復進行迭代。

 

總而言之,整理也是有一套方法論的,我們應該更多依靠系統而不是依靠情感的東西。